在降龙山水里觅踪

发布时间:2016-10-09 点击数: 字号:【
  
 

   

001

  

  一

  屏南县寿山乡降龙村是一个保存完整的传统村落。从村头一路走来,民房层层叠落,巷弄纵横交错,曲线流畅的马鞍墙,夯土坚固的炮楼,门楣上的精致额匾,让我惊叹明清的建筑艺术。一条据说是旧日商业街的街巷,还保留着客栈、药材店、商行的影子。几个老人在一家店铺闲话家常,午后阳光在巷弄投下悠长的光影,心格外宁静,这个有着六百多年历史的古村落,沉淀了太多的历史与传说故事。 

  降龙村后山有三千亩原始的阔叶林。两株数百岁楮木一前一后立在上山路口,像山的门户。其中一棵楮木,粗大的树根里头可以让好几人藏身,身体也是空的,可谓越老越虬劲。山中怪石巉岩、流泉瀑布,风景奇秀。从山脚远望山顶,有巨岩似金钟倒挂,这就是降龙八景之一“石响钟堂”。屏南县治双溪后的第一任知县沈钟,在一首诗里提到横垄(降龙村原名)山顶岩石下有个“仙人洞”。仙人洞在金钟岩石下方数米处,洞穴幽深,传说风在洞里悠旋,能听到类似敲钟的声响。有人在洞口燃烟,烟被完全吸进去,仿佛无底洞。在云深不知处修炼,日夜听钟罄之音,岂非仙人?听到钟声的降龙人更是有福。 

   

002

  

  二

  在降龙村我听说了“皇帝崆”的故事。故事从祠堂说起,明弘治年间,二世祖善八公修建祠堂时挖出一口红漆棺椁,众人惊慌。当时普通人家丧葬均火化,这口棺材的主人想必有不俗身份,又怕棺材主人家找上门来。村民把棺材搬出去,放在祠堂外的空地上,不知如何处理。天降大雨,大家躲了,之后那口棺材不见了,人们在那个地方盖了个亭子,叫“龙亭”。从祠堂挖出来神秘棺木,村民心里害怕,不敢让人知道此事。故而编了个沉棺故事掩人耳目。这个身份尊贵的神秘人物是谁呢? 

  关于皇帝崆的传说,《韩氏宗谱》这么记载:朱允炆带着二十多个亲信,逃到屏南的溪柄村明成祖知道后就派兵来闽剿杀,溪柄村和附近十八个村庄都被毁灭。现今溪柄村仅存大厅坵、马栏坵、绸缎店等遗物。建文帝逃到了溪柄村横垄后山的岩洞,后就隐居在此。有个姓彭的亲信在山下买地(后人取名彭家地),暗中供给皇帝生活。该岩洞就叫“皇帝崆”,该皇帝被敬为土主,列神位为明王,世代供奉。这就是降龙村村民口口相传建文帝避难深山的传说。 

  村长说当年祖先的像是放在祠堂正殿中央,后来香炉突然着火崩塌,众人意识这里有神灵,怕冲撞就把祖宗像放到后殿去。村长还说祠堂后边有一条隐秘的道路,直通后山的岩洞。村民说得更是有模有样,说朱允炆不但逃到横垄,还在寿山溪柄村找了一个养鸭女做娘娘。我听说过白玉娘娘的传说:五代闽王的时候,寿山乡有个叫溪柄的小村,村里有个美丽的养鸭姑娘,人称白玉姑娘,他有一个相依为命的哥哥叫陈柄生。闽王要娶皇后,问国师哪里找?国师说“狮山抛绣球,龙井飞彩虹。”问找谁?国师预言:“祥云罩白玉,五龙绕赤柱。”钦差大臣找到了龙井桥,在白玉村见到白玉姑娘,见她明眸皓齿、广额丰颐,仪态端庄,就请她吃酒。白玉姑娘见桌上放着糍粑,伸手抓来就吃。群鸭在门外嘎嘎叫,白玉姑娘急忙去察看,顺手把粘在手上的糍粑抹到柱子上,钦差大臣一看:这不正是“五龙绕柱”吗?于是白玉姑娘成了娘娘,陈柄生作了国舅。白玉村至今立着国舅庙。 

  白玉姑娘与溪柄姑娘都养鸭,怎么这么巧都当了娘娘?溪柄村在五代就有了,现在哪里?我从村民那里了解到,溪柄村当年很大,有个陈氏祠堂,降龙后山都被溪柄村民买下来。溪柄村遗址如今成了满山脐橙园,降龙村委主任找了一个熟悉情况的当地村民,带着我与降龙村包村干部老林一起去了那里。脐橙园都在山坡,到了谷底见到降龙水库,水库里一群白鸭悠游,对面山脚的人家,坐缆车从半空溜过来。我们缘溪而行,开始寻觅千年前的溪柄村。 

  

   

003

  

  三

  溪床乱石成堆,由于水库截流,溪里的水有些地方干涸了。长满青草的田,地基是采溪石垒砌的,溪床一些石头上还布着整齐的打孔。沿着田边青石铺成的小路走着,见一大块岩石挡在溪流中,据说是降龙八景之一“石马临溪”。马的上半身被砍去,只剩马屁股,马屁股上面一排打孔清晰可见。“风吹竹籁嘶声动,雨洒沙潭汗液流”“两岸苔纹金捋遍,三春草色翠毛浮”,那种生动神采早已不见,只剩凄凉与尘土。在荒田中村民找到了一个石磨,只剩一个圆柱石体,不见磨盘,在时光的废墟上能遇见这么一件古老工具,真能引人思索:这是村庄遗物吗?在河床中村民又找到了桥墩石,上面有两个架木头的孔。再往下走,我真的见到一座单拱石桥。 

  虹桥横越峡谷,桥下碧潭,桥拱的倒影堪比百祥桥;整座桥完全用石头垒砌,数百年历史至今完好无损,古老精湛的石拱桥艺术令人惊叹。桥身覆盖荒草荆棘,以往是通往白玉的要道,村民叫它“溪柄桥”。攀着荒草藤木下到桥下,水声清越,山色翠绿,清幽宜人,荒山野岭还能找到这么一块让人消尘忘我的仙境!我们都沉浸于发现的喜悦之中。从桥下回来,村民说带我们看马厩与陈氏祠堂旧址,可惜只看到荒田与石头垒砌的地基。没有证据表明这里真实存在过村落,建文帝避难与皇帝崆也无从考证。 

  在归途中见到一株杨梅,结满紫红果实,随手摘一个,酸中带甜,食之口齿生津,欲罢不能。虽然没找到建文帝的历史证据,但我想旅游的乐趣尽在途中,心灵就在山水与历史追索中不知不觉释放。降龙山水奇秀,皇帝崆传说给它更添神秘色彩。降龙村原名“横垄” ,后改名“降龙”,降字旧时读xiáng,今人读作jiàng。为什么改名是否和皇帝有关? 

  降龙就是这么一个被原始深林与神秘传说重绕的村落,让你总也探寻不尽。 (姚世英)

附件:

相关报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