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长岭上,高高的学府——写在屏南一中六十周年校庆之际

发布时间:2017-12-11 点击数: 字号:【

001

 

  通往一中大门的是长长的岭,筑岭的青砖是母亲那一代惜时求学的文化青年,在建校初期一块块搬上一中学府的。他们勤工俭学,修了一条长长的理想之岭。百级长岭不仅让莘莘学子们每天登临蟠龙岗,在远离喧嚣城区的山顶一心潜读,呼吸着富含氧离子的空气,而且让正值少年的学子们从小练就好体魄,拥有很好的肺活量。从此,学风厚淳的一中在学子们心中扎根。
            
  母亲曾告诉我,县政府建在长长的岭之顶,一中也建在长长的岭之巅,当初两山可遥遥相望。前辈们的规划既合理又极具风格,即便它们的建筑是简朴的砖屋,但于我心中,仿佛两座博雅之塔蕴满瑞气,屹立在屏城之巅,它们是政治与文化的象征。由此,屏南对教育的重视,可见一斑。不仅仅是重视教育,而且人才辈出,济济登峰,群彦丕振。六十年来,代代恩师掬心教授,唯求竢实扬华,造就了群星璀璨。万千名莘莘学子亦是执书磨砺,自强不息,结出了硕果累累。

001

  我与姐姐的中学六年都在一中度过,这里是学子们人生起航的码头,在我们青春岁月中是一杆多彩的旗帆。记得读初中时,屏南一中毕业的王建磐教授来一中讲座。傍晚,绿竹园边的梯形教室早早就座无虚席,我心中时时惊佩,静静的山岗孕育出如此博学的数学家。令人回味无穷的梯形教室里,我们合唱、开团代会、组织辩论比赛等等。窗明几净的梯形教室就像个温馨的大客厅,望一眼窗外摇曳的绿竹,都给我留下了清香的印记。每当周一,站在教学楼前长方形的操场上升旗,听校训,依稀记着些许内容,校长几次教育我们八八届学生,表扬八五届的学长学姐,其中有姐姐的名字,还有她同班的我熟悉的两位学霸级大哥,他们是睿智与勤奋的象征,令我敬佩至今。  

001

  在一中,老师们倾心教学,学子们勤奋研读,从岭头走出了一代又一代的中流砥柱。在我所走过的校园里,总感觉母校一中的布置是那么紧凑合理,我们站在操场上,左手边是初中部,右手边是高中部。下课一会儿的时间就可将作业抱到老师的办公室。印象中的办公室,我们的科任老师总是坐在办公桌旁认真地批改着作业。下课了老师仍很悉心地答疑着我们疑惑的知识点,晚上老师们还陪我们晚自习。早上第一节课后是广播体操,班主任总微笑地在旁边看着我们认真做操;下午第一节课后是眼保健操,科任老师又是那么认真地监督,我们也是仔细做操,爱眼护眼。长岭一口气爬到顶,左边是化学实验楼,单独一层,方便使用。上体育课打篮球、打排球在另一个远离上课教室的操场,我们女生常绕着寄宿生宿舍跑800米,有时藏在宿舍另一端,只为少跑一圈。
  

001

  在鹫峰山脉的蟠龙岗上的这所学府,学子们得到了规范、严格的教育,高高的一中教培出许多高尖人才,如杰出的数学家、神舟租车总裁、联合国气象专家等等,枚不胜数。梅花香自苦寒来,记得读初中时每年都下雪,下雪天依然上学,从堆雪的砖阶拾级而上容易,而放学下阶梯滑滑的,很担心摔倒。但那时下雪天不停课,老师与学生都很坚持。母校一中是我姐妹俩求学的殿堂,在这里遇见了影响我们人生观与世界观的恩师们。毕业后,我们虽然在北京、在福州工作,但母校就像人生的灯塔一样指引着我们前行。一中,在我们倾情回忆中是一片金色的殿堂。一中,在我们盛年时代又是一处睿智的牧场!屏南一中总在我们心田欢腾。当记忆的渴望伸向远方,每个人都想回望来程,回望记忆深处,那充满阳光摇曳翠竹的绿竹园。(姚秀斌)

附件:

相关报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