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玉溪畔有人家

发布时间:2016-11-01 点击数: 字号:【
 
   2016-10-31 阿曼

  一 

  如果没有走近一些,你或许会不知道,这里还藏有一个古老的村子。在宁屏二级路的途中,在距屏南县城24公里、离宁德80公里之处,在一片看起整齐有序的别墅群背后,一个温馨而静美的家园,就那么与世无争地已存在了几百年。村口的路边有一座香火颇旺的庙宇,人称国舅庙。由此庙抖出的一段鸭母娘娘的传说,隐隐约约与白玉村有关。 

    

  

640.webp

  

  说是五代时期的闽王,要娶皇后。国师预言“祥云罩白玉,五龙绕赤柱”。钦差大臣带着这个预言,千辛万苦,找到龙井桥,在如今白玉村的位置,看到明眸皓齿、正在养鸭的白玉姑娘,便请她去赴宴。席间,这位姑娘见桌上有自己爱吃的糍粑,便伸手抓来吃,之后,又将粘在手上的糍粑抹在柱子上。姑娘恰好就名叫白玉,而被她涂在柱子上粘乎的糍粑丝,不就是“五龙绕赤柱”吗?钦差大喜。于是,白玉姑娘成了皇后,百姓们说起时,亲切地称为鸭母娘娘。姑娘家住附近的溪柄村,只有一个相依为命的哥哥,哥哥陈柄生便做了国舅。另有一个版本,情节大致相同,不同的是,说这位溪柄村养鸭的白玉姑娘,是明朝建文帝逃到这一带的深山里避难时娶的娘娘。 

002.webp

  传说当然不如历史真实,却远比历史生动。闽王的皇后也好,建文帝的娘娘也罢,都同样让这一带的村民深信,这块土地会如传说中那样祥云笼罩,会给他们带来安康与福泽。于是,年年在这个庙宇虔诚地奉上供品。而在白玉姑娘到此养鸭,并在此被选为娘娘的地方上建起来的村子,也就叫白玉村。村中有溪,称白玉溪。溪上有桥,叫白玉西桥。

  

 003.webp   

004.webp

 

  二 

  白玉的村民,将家园临溪而建。走过新村,沿着左边的小路而上,便抵达白玉古村。一排木屋在山边的竹林脚下伫立,劈好的柴火整齐地堆放在门边,转角的洗衣池边上,还放着大半块肥皂。巷子被打扫得干干净净,木墙壁和木门看起来也都很整洁。一些房门虽然上了锁,却不见密布的蜘蛛网,让人觉得,主人只是碰巧出去走亲戚,而不是已将它决然抛弃。不知道这里人的境况是否宽裕,但可以看出来,生活在这里的是一群有心的人、热爱家园的人,更是勤劳的人。否则,怎会把一个小小的村子打点得如此温馨洁净,如此充满生活的气息? 

  

005.webp

  走进一个开着的木门,才发现跨进的是屋子的第二层。这一排溪边的房屋,因为地势有坡度,第一层比小巷的路面低,所以屋内有向下的楼梯通往底层。朴实热情的女主人,不怪我冒然闯入的唐突,反而拿来木凳请坐,让人好一阵感激。在这临水而居的阁楼上,既有生活的家居,也有精神的信仰。厅堂正中和两边的房间,都有木窗开向溪边。中间的窗子延伸出去的木架上,焯过水的面豆和四季豆已被晒干,不时散发出一阵阵太阳的味道。两边的窗外,晒的则是家人的衣裳。临窗而望,满目皆风景。远处有廊桥和绿树,近处是一群欢快的鸭子在叫嘎嘎。对岸是村里孩子读书的小学,一杆红旗在风中飘扬。转过身来,可见堂上的神榜,观音菩萨和不知名的诸神在列。临水而居的白玉人,就这样夜夜听着水声,在神灵的护佑下安然入梦。

  

006.webp

007.webp

  再往里,有小道通向更古老的屋厝,这里是白玉村民最早的落脚点。门楣考究的古民居和已倒在墙边的旗杆碣,在这里无声地诉说岁月的流逝。据说,最早到此肇基的是来自浙江的岳家。一座废弃的岳家祠堂,就藏在这条古巷的深处,大致的模样还在,但已年久失修,戏台也已拆除,看起来像个堆放杂物的旧屋子。问及缘由,岳家人告诉我,岳家虽最早来,但现在来自白凌的彭姓已占三分之二,此外,来自别处的数十种姓氏已经融在一起,别家都没建祠堂,岳家也就不再去翻修了。问及彭家,回答我的则是:我们彭姓人虽多,但最早到此开拓的是岳家。两姓后人的话语,如出一辙地含有难能可贵的谦逊与包容。

    

  

  这个已不再有祠堂的村庄,显然是特别的。特别在并非没有宗族观念,而是长久以来源自各处的不同姓氏,相容且低调地生活在共同用汗水浇灌的土地上,也共用一个称谓:白玉村的人。当然,还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,他们的先人,都同样看上这一片山水的天堂。 

  

008.webp

    三 

  发源于上七房的白玉溪,途经白玉村时,不仅为它的子民提供了生活与灌溉的方便,更为他们留下了不可复制的风景。从古巷折回,过了廊桥,可抵达河流的对岸。在哗然的水声里,一个广阔的河面就展现在你的眼前。水流不多的时候,两边的河滩上裸露出许多石头。这些大小不一、形态万千的河石,成为白玉溪风光绝美的点缀。岸边古老的香樟树,向外伸出许多枝条,婆娑的枝叶形成巨大的树荫。树荫之下,除了石头,还是石头。你随便坐在哪一块石头上,对岸的风景任你看。 

  

009.webp

  对岸那些临溪而建的房屋,与之前从弄巷走进去见到的模样有些不同。从这里看过去,那些屋子的一楼是土墙,上面一层或两层多为木屋,有大门向河边敞开。在高高的石磅岸上建起来的这些土木屋,像是随意挂在山边的吊脚楼,给你美感的同时,又让你轻轻地为它们心疼。房屋的门前,有石阶通向溪边。屋子的主人,可以从石阶下来,坐在岸边的石头上浣洗衣裳。那些鸭子,也可以在不远的地方洗澡或者游玩。这溪畔农家最寻常的一幕,既可单独入画,又可以作为你的背景,定格在为你而摄的镜头里。换一个方向,以蓝天与远山为背景,也一样怎么拍怎么好看。所有这一切,说起来就一句话:在白玉溪畔,村可为景,石可为邻,四面风光皆入画。无论是爱行走的你、爱画画的你,还是爱拍摄的你,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属于你的天堂。

011.webp 

010.webp

  

  四

  回来时路过村里的小学,校舍齐整而洁净。明亮的教室里,几个孩子正跟着老师学拼音,稚嫩的声音,直接软到人的心田。他们的眼神比天空更明澈,而他们的小脸,比阳光还灿烂。生长于此的孩子们,是有福的。他们在哗哗的溪水声中,踩着晨光来上学,又在这样的水声里,踏着夕阳归去。如果一直能够这样来来去去地,在白玉溪畔的乡音乡情里长大,该留下多少美好的回忆!

  走过许多村庄,见到不同程度的没落。这种没落,似乎都与拆点并校后空荡的校园,隐约相关。最揪心的是亥由村的小学,几年之间,曾经的校园,不仅失去了读书声,也失去了屋顶和门楣,只剩下一片空地、荒草与残墙,墙头上的几丛芦苇,在风中瑟瑟而响。最安慰的是,虽深藏于山路十八弯的村子里,却从未消失过的康里小学。甘棠的漈下村小学,则最让人振奋,不仅复办了已撤掉的年级,而且还让村里的孩子,听到从未有过的钢琴声。

  那么,在美丽的白玉溪畔,眼前这座旗帜飘扬的校园,来年还会不会依然存在?教室里的孩子们,明年我再来时,还能不能听到你们琅琅的书声?

  

012.webp

附件:

相关报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