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走丨一条长岭到岩后

发布时间:2016-03-22 点击数: 字号:【
 
文/陈曼远  
  

    行走丨一条长岭到岩后1.webp

  行走丨一条长岭到岩后2.webp

  行走丨一条长岭到岩后3.webp

  【一】 

  岩后位于屏南双溪镇西部,离镇十六公里。在平展展的白水洋,仰望右岸的五老峰,它们宛如站立云端的五位仙翁。一条长岭蜿蜒而上,通向五老峰的山腰,山腰处的村庄,便是岩后。而走到长岭的攀登处,却又望不见五老峰了,抬头只见长长的石阶,蓝天,及两旁的树木。 

  无限风光在险峰。此话不假,单是以休闲为目的,此番攀登,既可锻炼脚力,又有一路风景,任你陶醉任你拍。一千五百九十二级石阶,是什么概念?攀登之后,我的第一感觉是,一天只能一次,不包括返程。我未带行囊,但返程的时候,却明显感觉体力不支,膝盖疼得不行。 

  突然会想,岭上有村,那么村里人要下山买些油盐酱醋,回来时怎么办?有没有孩子或年迈的老人,曾因为不慎或疲惫,在这里打破了酱油瓶,或者摔得盐巴满地洒?还有,虽然已经21世纪了,但村里人恐怕还是没能用上煤气灶吧?因为,实在无法想象,如何将一罐煤气扛到五老峰的山腰。带着种种疑问,我一路寻思着,这个叫做岩后的村子里,生活着怎样一群人?他们过着怎样的生活?除了此路,还有没有其它道路,可以抵达他们的村庄? 

  【二】 

  一路上,遇见最多的是松树和竹子。爬到半山腰的村口时,一片广阔的竹林在你眼前展开,它们齐刷刷地向上,遮天蔽日,穿过它的林荫之后,再稍稍往下,便可见村庄的轮廓。这儿是一片开阔的天地,四周有青山翠竹,然后是层层梯田,中间这片明亮的世界,便是村庄。 

  来时的路上,有朋友说,岩后的阳光,似乎比别处明亮,也比别处温暖。的确如此,但是,我觉得比阳光更明亮的,应该是这儿的村民。很难想像,一岭之隔的上下,会是如此迥然的两个世界。岭下的景区内,各种现代化的车辆,在停车场齐整排列,来自各地的游客,衣着光鲜。而岭上的村庄,则恍如隔世,与我一路揣测的,并无太大差异。至今还生活在这里的156户人家,在这片土地上种粮、种油柰、种板栗、养猪。但是,这是个任何一种农用车辆都绝迹的地方,就算收成满满,要将它们扛到山下去卖,又该费多少心思和气力?仅仅是一岭之隔,就让这里的人们,如穿越时空一般,依旧在上个世纪的光阴里漫步。 

  如果他们远离另一个世界的繁华,也就罢了。但,事实却是他们必须近在咫尺地路过之后,再长岭长上天地攀登,又重回到这片土地。真不知道,他们如何还能有一张阳光般的笑脸,将生活日复一日地继续。也许你也会问,为什么不抛弃这个村子,举家搬迁?心存这样的疑问,我走进岩后硝烟弥漫,战火纷飞的过往。 

  【三】 

  岩后村并不大,却有一段很不一般的过去。这里,曾经是叶飞等老一辈革命家战斗过的地方。红军长征以后,留下来坚持游击战争的人民武装,以五老峰为中心建边区,开辟了新的根据地,同国民党反动派展开三年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,并将革命火种一直燃烧到全国解放。 

  拔野菜、嚼草药,为红军站岗、送粮,仿鸟哨音报信……让恼羞成怒的反动派,决定以斩草除根的方式,三次在这个村庄点起熊熊烈火。三次焚烧,都使岩后人一夜之间失去家园,却不能泯灭他们对这片土地的热爱。他们一次次站起来,把家园重建。一位大姐捧出一本发黄的家谱,说这是她的曾祖母在烈火中逃生时,紧紧揣在怀中的家谱。曾祖母不止一次地告诉她,要让后人知道祖先从哪里来,要记住张家到此肇基的不易,更要坚守这片家园。虽已时隔七十多年,但你应该还可以想象当时的场面。一位嫁到这里的女人,都有如此意志,我们还有什么理由,去怀疑这片土地的赤诚?还有什么借口,去苛责他们的执着与坚守? 

  村中的革命烈士纪念馆里,我与先烈们的英勇事迹,作一场时隔七十多年的遇见。张发达,屏南双溪岩后村人,1933年参加革命,为闽东红军政屏游击支队管理排长,1939年在政和县大坑头被国民党杀害,时年34岁。张郑寿,屏南双溪岩后村人,1935年参加革命,为政屏游击队小队长,1936年在周宁章元作战中牺牲,时年27岁。张廷芳,屏南双溪岩后村人,1935年参加革命,为政屏游击队队员,1939年在大溪被捕,折磨致死,时年45岁。张廷虎,在抗日战争中,壮烈牺牲……毫无疑问,这些岩后的英烈们,在闽东革命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,如果可能,我愿意大声读出他们的姓名。但现在,我必须静静地向他们深鞠三躬,谨作缅怀。 

  【四】 

  五老峰上迷人的风景,是上天的馈赠。老区基点村的称谓,是这片土地的荣光。但是,路,却一直是岩后人心中的痛。如今的岩后,是白水洋景区周边唯一未通公路的行政村。在战争年代,这个藏在峰坳里的村子,因为崎岖的山路和陡峭的地势,成为易守难攻的革命基地。但解放后至今,却也因此让岩后人民的生活,与外面的世界严重脱节。曾经因为盖一座小学,而从山下运来的砖块和水泥,全靠骡子来驼。来来回回的骡队,不知踩坏多少山路上的石块。 

   所以,岩后人渴望有一条公路,能够抵达他们始终热爱的家园。为此,村里七十三岁的老书记张家同,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,三次上省城住建厅寻求帮忙解决的途径。他说,他好想在有生之年,能看到岩后也有一条自己的公路,与外面的世界相通。怎样的信念与执着,才使得这样一位老人不辞辛劳地去奔波!这位生于抗战时期,成长于毛泽东时代的革命后人(祖父,烈士张发达。父亲,游击队员张达修)的一番言语,不过是说出一个朴素的愿望。但不知怎么,却沉重得让我想落泪。 

  回来的路上,我们绕红军洞方向的一条陡峭长岭往下,沿途可鸟瞰白水洋波光粼粼的水面,很美,更听说许多关于五老峰美轮美奂的传说。但,印象深刻处,却一直是生活在峰坳里的那一片土地,以及那一群人。下山抵达景区时,恰好看见立在石阶尽头的一块石碑,碑上的几个字赫然醒目:饮水思源,勿忘老区。 

    

  行走丨一条长岭到岩后4.webp

  行走丨一条长岭到岩后5.webp

  

  

附件:

相关报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