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走丨 一片祥和瑞光塔

发布时间:2016-03-10 点击数: 字号:【
 
   阿曼 

QQ截图20160314082909

 

 

 

    【一】 

  当你的车从屏南县城出发,快要抵达双溪古镇时,你会远远地望见,路边山上耸立的一座古塔。此山名曰钟岭山,此塔叫做瑞光塔。今人说起双溪之美,必提鸳鸯溪和白水洋。而双溪的两涧回澜、文峰挺秀、钟岭残霞、北寺秋声等八景,在它作为屏南县治时代,就早已声名远播。其中的钟岭残霞,就是钟岭山上的夕阳,映照瑞光塔时的景观。而当你在月圆的夜晚路过时,又会瞥见它的另一番模样。高高的古塔,静静地矗立于远处的山岗。塔顶之上,月圆如盘。塔下的周边,有鸳鸯湖静谧无声,更有两溪之水,缓缓流淌。 

  我曾和你一样,长久地痴迷过向晚的霞光与月夜之下,它岿然屹立于天际的景致,却未登临此山,去近距离体会它的古朴与伟岸。有一天,我终于爬上山,站在它的脚下仰望它,一座共有七层,外檐为八角形的锥体花岗岩建筑。此时,蓝天之下,形如春笋的瑞光塔,如擎天一柱,插入云霄,塔下的我,则像一只小小的蚂蚁。单是这样的凝视,依然无法触摸它古老的光阴,于是,我又想进塔去看看。一进去才知道,每一层塔内的石阶,只能带你到它与第二层之间的塔檐上。也就是说,只有背贴着塔身,一进一出地向左走过窄窄的塔檐,才能转折而上。若向右,则可转折而下。  

  进塔之前,心中自有一些忐忑与期待。都说雷峰塔压白娘子,此塔之内会不会也有蛇虫之类的可怖之物?又说瑞光塔是吉祥物,里面会有香炉或神龛吗?种种揣测,都在攀登之后烟消云散,原来塔内除了积年的尘埃之外,一无所有。这样一座百年古塔,除了一些顽劣的小男生或像我一样胆小却又充满好奇者,前来攀登外,应该少有人来问津吧。为什么双溪会有此塔?又为什么将塔建在此山上?说来话长,要找到答案,就必须追索到双溪久远的过去。 

  【二】 

  双溪又名紫城,因为两溪绕村交汇后西流而得名。清雍正十三年(1735)屏南建县时,县治设于双溪,1950年因匪患而迁移。“先有陆氏,后有双溪,先有双溪,后有屏南”的说法,指的就是陆氏的肇基和双溪215年的县治历史。如今,双溪已从单一的陆姓村落,发展成包括陆、张、薛、陈、宋、黄等近四十个姓氏的古镇。 

  在双溪陆薛两个大姓之间,有个不知源于何时的传说,就与瑞光塔有关。一个薛姓人家从陆姓手中买了块地,欲作为百年之后的墓地,却意外听说关于此地的不良传言,便去找其理论。谁知对方却道:哪个说这不是吉祥地?你拿火来烧,若能将此山烧裂开,必跳出虎来。此时两家各怀心思,薛姓者料想,我若烧开山,再无虎出,看你怎么说!而陆姓一方,也暗暗为自己的点子得意,就拿劣地卖给你怎样?山是那么容易烧裂的吗?所以,再怎么你也拿我没辙。熊熊火焰中,双方都在等结果,可结果却完全出人意料,山,真的裂开一个大口子,并且,一只猛虎跳出,往远处逃去。薛姓再无找茬的理由,而陆姓也暗自后悔错失宝地。陆姓越想越后悔,为压其风水,又生一计,说是此虎出现得诡异,需要一塔镇住其尾,才不害人。于是,建了这个瑞光塔。而聪明的薛姓,又有说法,绝不让自家泄气,说此虎乃一位仙人的坐骑,本就是一只无尾虎。言下之意,不言而喻。   

  到此,双方持平,谁也没占上风。但因此,瑞光塔建造的起因,无端多了这么个逗趣横生的民间版本。今天再看这个传说,似乎是两个淘气的孩子在斗气,你会无可奈何于他们的争强好胜,但同时,却又不得不喜爱他们近乎狡黠的智慧。猜其缘由,大抵是因两姓之间曾有的龃龉,而弄出说法来互相取笑,又被旁听者相传,遂成此说。但故事也多少可以找到一点影子,比如,钟岭山恰好又名虎形岗,而此塔的建立也确实有民俗风水的因素。当然,不是因为陆家要坏薛家的风水。那么,瑞光塔究竟因何而建呢? 

  【三】 

  古代的府县制里,府城驻地和县城驻地都各有一些标志性的建筑。如,城墙、城隍庙和文庙等,塔也是其中之一。据说,府城驻地必有二塔,而县城驻地要有一塔。双溪在成为县治之后的数年间,逐渐完成了城垣、祠庙等相关配制,唯有塔久未成立。为什么呢?因为塔多建于山上,比起城里其它建筑的平地建设,不知要更耗工耗时耗银子多少倍。但是,最耗时间的恐怕是塔的选址。在古塔的多种作用中,就有补全风水一说。据说,在风水欠缺的部位建一座塔,起作用可抵一座山。有如此重要作用的塔,怎能不谨慎对待? 

  陆氏族谱记载,唐僖宗五年(878),黄巢起义期间,祖籍长安的陆噩,任建州古田县令,当时古田归候官(福州)管辖,陆噩居住于福州三坊七巷。据说,这陆噩老先生,是一个精通周易之人。一次沿茶盐古道的走访,使他念念不忘一个叫际下洋的地方。当时,陆噩公登元宝石山,发现群山环抱的这一山间盆地。它北有翠屏山枕靠,东西山山相连如孔雀开屏,又似笔架置案,南有溪自东而西依山缓流,与北面的乾元溪交汇于东南。这水甘土肥、青树翠蔓的地方,纵使在战乱频发时期,也易守难攻,是住家兴镇的难寻之地,也是可寄予期望的风水宝地。此时,他正因政局动荡无法返籍,恰又有如此宝地,所以五代后梁乾化三年(913),他携家带口到此肇基,成为这里的开拓始祖。此处也因两溪汇流,而改名为双溪。  

  历经七百多年的发展,双溪已初具集镇规模,清雍正十三年屏南建县,双溪成为县治所在。关于瑞光塔,《屏南县志》如此记载:“光绪十三年,知县黄瑞梧捐俸千元创建,光绪二十三年知县周俊任内告竣。”其中有三个阶段,倡建于光绪十三年,始建于十八年,竣工于二十三年(1897)。这前后跨越的十年中,筹划就花了五年时间,除了可以看出建塔的不易,更说明对筹建各方面考虑的慎重和周详。万事开头难,县令黄瑞梧捐俸千元之举,使得此塔的创建在屏南立县一百五十多年之后,终于有了着落。他的姓名,也因此被后人铭记。 

  【四】 

  双溪的山水,自古就有旖旎风光,也留下不少美赞之诗。“二水分还合,波纹满涧深。临风偏荡漾,触石转回萦。流动本无迹,回环恰有情。山城无别况,鉴此双溪清。” 这是屏南第二任知县姚循义,为双溪八景之一“两涧回澜”而题的诗。诗中二水之上的长澜桥和长锁桥的建立,在传统的风水学上,也另有讲究。在风水术看来,水是财的象征,财对村民来说,当然有极大的意义,不可轻易流失。所以,就是要用亭阁、桥梁、文笔、树木等共同遮蔽水口,象征性地加强关锁。这样,水就不是无情地“一泻而出”,而是显出“去水依依”的情态。  

  瑞光塔,又名文笔塔。它的建立除了完善一个县治的标志物之外,也有基于补全风水的考虑。钟岭山上,有古塔屹立,镇住水尾,便可庇佑古城万民安康。屏南的首任县令沈钟,曾为八景之一的钟岭残霞,题诗如此:墟烟初起日平西,掩映残霞拂树低。返照人家归燕急,斜阳村路暮鸦啼。城头画角山光紫,谷口疏钟野雾迷。最是牧童牛背稳,笛声两两过前溪。  

  可以看出,这个对屏南有过巨大贡献的沈县令,还是一个非常不错的诗人。在他任上的三年多中,他建城垣祠庙、招徕商贾、重视生产、关心民生,还创办义学,编辑县志……如此种种,怎么说都可以算一位比较有作为又有情怀的人。如果他可以穿越时空,抵达一百五十多年后瑞光塔落成的那一天,如果他看到钟岭山上,高高的瑞光塔掩映着夕阳余晖的绝美之景,如果他登塔四眺之后,再转身凝望他不遗余力为之付出的紫城,想着这片城池之下,他热爱的子民在那里安然作息。他当作何感想?他的内心,又会因此流淌出多少美好的诗句?  

  【五】 

  或许真的是始祖陆噩一双易学家的慧眼,如神预明,以及历代建设的独具匠心,千年古镇灵气的“风”与“水”,被层层囤积与居留,关关拦截和镇守,使得这块土地,如金盆铜地一般,留下深厚的文化底蕴。从五代后梁肇基至今的一千一百年间,双溪可谓人才辈出。从后周大理寺评事的陆瀛,宋朝校书官陆承厚,清将薛文潮、进士张渊澜,到近代画家陆仲渊等等,都成为双溪地灵人杰的佐证。 

  如果说,陆氏先祖的肇基选址,是积风水学中山川布局的所有灵性于一处的话,那么,瑞光塔则是它的锦上添花。是的,钟岭残霞不仅是屏山之南一处迷人的风景,更为我们的紫城,造就一派祥和之气。今天,我站在这座伟岸的古塔之下,北望远处的翠屏山和山下的千年古镇,也依然会感慨万千。此时,所有的念想最终都汇成一句话:愿天佑吾民,愿岁月静好,人世安祥!  

附件:

相关报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