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丽乡村——北村

行走丨至坚的法度

发布时间:2015-12-23 点击数: 字号:【

    阿曼 (屏南)中国旅游文学

640.webp

  【一】 

  都说北村的围堡是奇观,果然不假。防匪,是围堡始建的初衷,所以坚牢至关重要,也正因为它坚牢的品质,才能保存至今。北村,也叫村头,隶属屏南双溪镇,2013年入选第二批国家级“中国传统村落名录”。关于北村的说法很多。如,“前路好漈头,北路好村头”。又如,屏南建造最精美的一栋古厝在北村。还听说红军将领叶飞打游击路过此地时,曾惊叹“北村是闽东的小上海”。北村过往的风华,所留下的物证比比皆是,但真正使其脱颖而出的,是北村的围堡。北村的故事很多,而所有的神奇,似乎都可以从围堡里找到谜底。 

  【二】 

  在关卡重重,层层严密的北村围堡之内,齐整地排列着二十多座建于不同时期的古民居。据说,当时建造这些宅院的木雕构件,都是到福州请工匠定制好以后,通过船载肩挑运回村里装配的;所用的花岗岩石材、石雕,是请浙江太顺的能工巧匠驻扎村里打造出来的;而夯土墙和铺设青瓦屋顶,也是请古田县的师傅来做的。毫无疑问,如此考究的用料和精细的做工,必须以雄厚的财力作为坚强后盾。再细看这些宅院,你会感到惊叹。就如这55号老宅,石门壁两旁的对联,是阳文雕刻的“圣恩天广大,文治日精华”,大门中间是一对铁饰云纹大锁扣,俨然一股大户人家的气派。屋内的精致与华美,更让人羡慕和向往。木质壁板的雕饰,色彩斑斓,琳琅满目;大小对联佳句遍布大厅各处木柱及下廊厢房两侧,红底黑字,隽永秀丽。若非风雅之人,又怎么会如此钟情于诗文?这些进士第、翰林第、贡生宅的门庭院落,虽历经风雨,依然透出难以掩饰的旧时气派、华贵以及主人深厚的文化涵养。 

  你或许会心生疑窦,这北村张氏由祖地后峭到此肇基开拓,不过两百多年,这么短暂的时间之内,如何能积攒下如此丰厚的财富与家业,又怎样从脸朝黄土背朝天的一家农民,演变为读书为官者比比皆是,让人艳羡不已的豪门望族?是的,北村张家的兴衰的确说来话长,并具有传奇般的色彩。

  【三】 

  北村周边的山上和田边,有几处“青壑”,是两百多年前张家先祖留下的“制青池”遗址。岁月变迁,它们早已无人问津,只在山野里默默讲诉着张家先人那段做青发家的历史。山风吹过来,我们在风里走进这段虽时隔久远,却依然鲜活如昨的故事。 

  乾隆元年,张氏始祖枝官公,从二十里外的祖地后峭迁到当时被称为村头的北村,自此开始了北村277年的兴衰。据说,初到北村的张氏虽已在此购有屋厝和田地,却因是初来乍到的外来户,而倍受其他姓氏的歧视和排挤。但张氏与人为善,逐渐赢得尊重,另一方面,张氏父子勤劳吃苦、简朴持家,逐渐渡过初来时的困境。 

  张家的繁荣,始于第三代先祖日星公。时值清乾隆时期,我国植物染料生产以及染色技术已达鼎盛,除满足国内需要外,还开始大量出口。当时的屏南首任县令沈钟重视生产,大力提倡县民种青靛、茶树、苎麻、棉花等经济作物。屏南山区由此成为江浙印染市场的原料生产供应地之一。于是,日星公抓住这个机遇,带领儿孙大力垦荒栽种蓝草。随着生产规模不断扩大,日星公还发动村里乡亲,家家户户一起来种青。那时北村周围山地上到处遍种蓝草,由于土壤肥沃,气候适宜,所以蓝草长势很好,收获颇丰。随后,又在小溪边挖了多口制青池,办起了加工作坊,把收割下来的蓝草炼制成蓝靛,肩挑贩运到浙江、上海等地。形成了蓝草种植、加工制靛及蓝靛销售的“一条龙发展模式”。从此,日星公自己当“老板”,不断地往返于北村和浙江上海之间,把靛蓝买卖做得风生水起,家财也日渐丰厚。据契文记载,张家祖先在随后长达七十多年的购置中,拥有的田产曾横跨屏南、政和与建瓯三县,就此创下“张裔万户”的神话。 

  纵观张氏先祖的发家史可以看出,有一种至坚的法度一直在贯穿始终。那就是自强的决心和自律的品格。据说,在做青生意的过程中,日星公不但勤劳吃苦,而且聪明睿智,并极为俭朴,从不显摆。那时,在清朝苛政下,民不聊生,匪盗横行。日星公如此常年在外做买卖,路途上的艰辛和危险可想而知。但他外出做生意时,总是穿粗布破衣,挑破箕篮,路人不疑其有钱,所以一路多得平安。试问,如果没有如此自强与自律,张家繁荣的进程又要大打多少折扣? 

  【四】 

  “千秋金鉴名臣裔,万选青钱学士家。”北村几乎每一栋老宅的大厅上都高悬着这一副古老楹联,这是北村张家先祖世代传承的不朽祖训和治家格言。这就说明,在迫切追求经济发达、造就“张裔万户”家业的同时,张家祖先同样强烈希望并致力于把张家建设成为一个诗礼传家的、有文化有地位的“书香门第”。北村张家第四代先祖光程公怕自己死后,年幼丧母的长孙恩杨,会在家庭变故中会中断学业,因此留下一份《遗据》,来解决一切可能出现的问题,为恩杨的成才铺平道路,着实用心良苦。但是,培养一个长孙成才就是他的全部目的和最终目标吗?不,他的全部目的和最终目标是通过恩杨成才,而发挥其承前启后、继往开来的作用,进而实现整个家族世代“书香得继”的宏图大业。 

  所以,可以说,这份遗据既昭示了张家先祖崇文重教、立志创建书香世家的深刻思想和伟大抱负;又表现了张家祖先兴教育、育人才的巨大决心和非凡胆识;还确立了张氏家族实现“书香得继”目标的法典,可谓一纸立家风。因为,它几乎以“家族立法”的郑重形式,把兴教育人、培育书香家风的目标及其重大举措载入其中,让后代子孙有法可依、有章可循。 

  在这份遗据的支持下,恩杨终于完成学业,成为实现“书香门第”目标的带头人和示范者,此后张家“五代书流香”。据原有族谱记载资料所作的粗略统计,在这一百多年的五代人中,取得功名有记载可查的共有二十一人。其中就有一直被传为佳话的“祖孙两进士”、“兄弟共举监”和 “父子同贡生”。张家历史上“书香门第”的辉煌,由此可见一斑。同时还可以看出,张家先祖在造就家族文化地位的过程中,也有一个至坚的法度,那就是始终坚持的抱负、决心和胆识。 

  【五】 

  此刻,我所置身的围堡,是张氏历经近百年的不断建设,才形成的宏大规模。清朝后期的腐败之下,社会治安混乱,匪盗横行肆虐。所以,先祖们在建村时极为重视安全防护,把整个村庄建成一个集中连片的围堡式建筑,不仅为了便于张氏一姓聚族而居,更是出于安全防护的需要。你看,围堡四周的土墙多么厚实坚固和高大壮观。你再去看看那些布局合理的炮楼、岗楼、地下密室,以及相邻大宅之间的偏门暗道,真可谓层层设防、处处机关。更为周全的是,围堡之内还挖井两口,以备守村应急生活用水,围墙外则备有围堰很高的广阔水田,为蓄水而备防火。如此布局,使得整个围堡俨然是一个设防严密、易守难攻的巨型碉堡。 

  可以说,张家先人和能工巧匠们的智慧和血汗,是北村围堡得以坚牢的法度。这个村落也因此虽历经风雨,却依然较好地保存下来。但是,尽管围堡严密而周全的设计,融入先祖们的诸多睿智和良苦用心,却依然未能使后人及家业免于匪患。固若金汤的北村围堡,没能阻止张氏家族的衰败,甚至连祖先留下的老宅,也没能完全依照正常的岁月洗礼,而留下本该有的沧桑抑或华贵的身姿。 

  晚清时期中国的鸦片之灾,也入侵北村张家。此时,张家主事男人中,多已无所作为,甚至不务正业,生活奢侈,逐渐沦落为纨绔子弟,很多人成了瘾君子和赌徒。瘾君子们沉溺于鸦片,最终走向变卖家产,赌徒们则给家族带来灭顶之灾。据传,张家发展到华字辈时,有个别人嗜赌成性,赢了不义之财,邻村输钱者心存不甘,于是暗中勾结、引进政和县土匪对村子进行报复性的劫掠,仅一次就焚毁了七栋老宅,据说其中有一栋是全县最精美的古宅。至此,昔日先祖千辛万苦创造的“张裔万户”大业,最终被后代败家子孙挥霍怠尽。 

  【六】 

  北村的“制青池”遗址,见证了祖上的荣光,而村中地下室里遗留的鸦片馆,也铭刻了曾经的耻辱。两百多年前,张氏一家从被歧视和排挤的外来户,到“张裔万户”,凭借的是自强自律的坚牢法度。从目不识丁的农民,到令人艳羡的书香门第,凭借的是决心和非凡胆识的坚牢法度。而张家的衰败,也正是由于这些法度的遗失,可见,一个家族的兴盛与繁荣,并不是一个坚固的围堡能保得住的。因为,再坚固的城堡,虽易守难攻,却极容易从内部被攻破。这,大概也是历史最残酷、最无奈,却也是最真实的选择。 

  国庆长假前夕,一个以“北村国家级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”的议题传开后,村民们立即热情如火,远在他乡的北村人更是归心似箭。“放假了,咱们回村议事去”,这句话他们见面必说,并在微信群里猛发。历史当然不会重演,却往往会有惊人的相似之处。北村人对于复兴家乡的热忱,让人再次想起张家先祖为北村的兴盛,而秉持的坚牢法度。那是日星公带领儿孙,披星戴月地在北村山上栽种蓝草的勤劳吃苦,是他往返于家乡与上海江浙之间的艰辛劳顿,更是他一贯坚持的俭朴持家。那是光程公立志创建书香门第而立下的一纸《遗据》里,饱含的伟大抱负与决心。那也是恩杨公不负厚望,为培养家族学子而付出的孜孜不倦…… 

640.webp (1)

640.webp (2)

640.webp (3)

640.webp (4)

640.webp (5)

附件:

相关报道